747游戏 热依扎被逼疯?揭秘带带大师兄“狗粉丝”们的网络狂欢

2020-01-10 10:58:32

747游戏 热依扎被逼疯?揭秘带带大师兄“狗粉丝”们的网络狂欢

747游戏,最近几天娱乐圈最引人注目的人物,估计就是热依扎了。

这张图片是她自己做的,今天凌晨一点多发在微博上,图片里所有不堪入目的词条,全都是这两天部分网友对她的批评和谩骂。

先简单介绍一下热依扎是谁,也许你不知道她的名字,但一定看过她的作品。

热依扎,1986年出生于北京,哈萨克族人,北京电影学院毕业,15岁就因外形出众,被选中做了《瑞丽》杂志的模特。

跟杨幂算是师出同门,也是杨幂早期的朋友。

她2007年入行拍戏,2011年迎来第一个大爆角色,就是《甄嬛传》里性格刚烈的叶澜依。

最初她只是个倾慕果郡王的驯马女,之后无意中被皇帝看中,带回深宫,成为一个格格不入的妃嫔,最后帮甄嬛一起毒死皇帝,后自杀,了却刚烈的一生。

从《甄嬛传》播出一直到现在,都有很多观众喜欢叶澜依这个角色,她是重重深宫中唯一的一抹亮色,我们也经常用她的表情包。

但是之后几年,热依扎一直没有太好的发展,直到今年夏天,雷佳音和千玺主演的《长安十二时辰》播出。

她在剧中饰演美丽聪慧、勇敢忠诚的檀棋,是千玺的婢女,也是雷佳音的cp,戏份很重。

她完成得也很好,于是热依扎这个名字,八年后又重新出现在网友面前。

可这次被关注,更多带来的却是恶意,因为她的民族、她的穿着、她的抑郁症,很多人骂她放荡、骂她炒作。

之前我们有写过这个话题, 患抑郁症的病人,很多时候情绪是不可控的,尤其更加受不了这么多负面刺激。

于是在昨天,热依扎要求两个造谣爆料号删除说她拉踩佟丽娅的内容,却再次被更多网友骂炒作时,她崩溃了。

从昨天早上九点开始,热依扎疯狂在线转发谩骂她、批评讽刺她的微博,一直持续到现在。

这样的转发与回怼,大概还有几百条。

于是更多的网友介入,说热依扎这是带着自己的五百万粉丝在对网友的“正常评论”进行反向霸凌。

网友骂热依扎,是言论自由;热依扎骂回去,就是网络暴力。

你们听听这个逻辑有多荒谬。

但随着骂战持续到昨天傍晚,事件升级了,这些所谓“反抗热依扎网络暴力”的网友中,混进了一群“带带大师兄的狗粉丝”们。

这群人跟之前的路人网友很不一样,用词混了许多方言脏话,极尽恶劣之能事,目的就是刺激热依扎转发自己。

等热依扎转发之后,要么立刻删掉微博,装作无事发生。

要么再重新编辑微博,改成好话,再对着蜂拥而至的网友卖惨,加重对热依扎“网暴网友”的指控。

这群人有组织有计划,还会互相打掩护,热依扎已经不是他们这样对待的第一个明星了。

最可怕的是,他们跟热依扎等其他明星无冤无仇,但就是要想方设法地恶心她们、伤害她们,尤其让明星亲自感受到这份伤害,他们就达到了集体狂欢。

这群人,自称为@带带大师兄的“狗粉丝”。

揭秘这群人如何聚集起来之前,要先简单说下微博大v@带带大师兄,他本名孙笑川,四川人,是一个已经被封禁的网络主播。

时常关注娱乐圈和追星的姐妹们可能不认识他,这位兄台主要在虎扑直男群体中比较火,被做成很多表情包。

孙笑川大专毕业后,经家里安排得到一份在工地做监管员的工作,但时间长了他觉得很无聊,开始想着另谋出路。

2015年,他的初中同学李赣邀请他一起搞直播,跟另一个朋友一起,成立“抽象工作室”。

他们的直播间最初是做游戏直播的,但三个人都不是职业玩家,收效一般。

偶然间,孙笑川却因为跟网友的疯狂对骂,脏话与俚语齐飞,手势共口水一色,引起了大波直播观众的关注。

于是聚集到第一批不刷礼物的“狗粉”,每天来直播室骂他,不开心了骂,开心了也骂,孙笑川则无一例外都会骂回去。

之后不久,“抽象工作室”因直播内容不当被封禁,已经走红的孙笑川决定单飞,继续自己“骂来骂去”的直播路线。

他更走红,还被邀请上了《暴走大事件》等网络节目,开微博@带带大师兄,偶尔做广告卖货。

这个过程中,他的“狗粉丝”们之间也汇聚成团体,有了自己的贴吧、群组、超话,用emoji表情、四川方言等暗语互相交流,称为“抽象语言文化”。

并开始在直播间之外拿孙笑川玩梗,只要发生任何负面事件,就一起@带带大师兄,说是他干的。

类似:

白百何出轨对象找到了,@带带大师兄。

宋喆微博小号!@带带大师兄。

加拿大大学生脚踢老奶奶,肇事者@带带大师兄。

这些烂梗我们现在来看都会觉得非常幼稚且无聊,但每一次只要能误导到一部分网友,“狗粉丝”们就觉得自己得到了胜利。

此类闹剧的最顶峰,是去年5月,ninepercent男团在上海举办粉丝见面会,蔡徐坤被人恶意用激光笔灼伤眼睛。

这次“狗粉丝”们不仅一如既往@带带大师兄说是他干的,还ps了张微博截图,说孙笑川自曝了准备拿激光笔射蔡徐坤眼睛。

其实原微博是这样↓ 孙笑川只是发了几张在广州花城广场的留念照片。

但愤怒中的蔡徐坤粉丝已经被带偏了节奏,真的相信激光笔事件就是他搞的,一夜之间骂了他四万多条私信。

孙笑川想方设法解释,晒定位证明自己根本不在上海,但没用,依旧被追着骂了很久。

这次带节奏,“狗粉丝”们觉得自己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胜利,他们真的用自己的抽象主义文化,影响到这么多人,真是牛掰格拉斯。

之后类似事件愈演愈烈,进而诱发了孙笑川与陈冠希的正面对决。

起因是某“狗粉丝”,用孙笑川的名字注册ins号,在陈冠希的ins下面大肆辱骂,陈冠希立刻被惹怒。

还有另一个上头的“狗粉丝”跟陈冠希线下约架。

陈冠希完全没有怀疑,带着手机就去了,全程直播,但一直等到最后,跟他约架的网友都没有出现。

有种约架,没种迎战,可这场闹剧却让“狗粉丝”群体再次迎来狂欢。

这次他们不仅影响了某个大明星大粉丝群体,还影响了大明星本人!这是多么伟大的胜利!

到现在,“诅咒热依扎去死”,依旧是他们一轮新的狂欢。

他们把自己叫做“后现代解构狂欢的路人”,他们解构一切偶像的意义,消解偶像的权威叙事,然后重构偶像为小丑用于取乐。

这些人跟吃瓜群众不一样,吃瓜群众或许有自己讨厌的明星,是因为这些明星职业水平不够、道德水平不高,总是有理由的。

可这些“狗粉丝”的无端招惹,只是为了踩着别人的悲伤、痛苦、无措等情绪,来进行自我价值的实现,来完成一场狂欢。

至于蔡徐坤粉丝会不会误会、陈冠希会不会尴尬,热依扎会不会真的被他们打击到选择自杀,他们根本不在乎,也完全不觉得自己应该负责。

包括机缘巧合下把这些人聚集起来的孙笑川,他自己同样是被嘲笑、被用来取乐的对象,只有用自嘲的方式来排解情绪。

这种才是真真正正的网络暴力,可“狗粉丝”们却都披着网络织就的保护皮,我们无法分辨他们究竟是谁。

热依扎这次是挺过去了,但下一次呢,下一次又会轮到谁?

我只觉得不寒而栗。



江苏十一选五




上一篇:万里长江世界最大公铁两用第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
下一篇:中欧基金窦玉明:对科创板初期的高波动要有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