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看上中国N线城市“码工”:只拿1/3薪水,肯加班无怨言

2019-11-07 18:07:57

哈里森·罗斯(Harrison rose)已经在美国科技行业沉浮了40多年。他在硅谷创办商业机器人硬件公司trc后不久,机器人就被列入了外资审查名单。这一落下的贸易铁幕未能阻止他去中国、建立分公司和招聘软件工程师的计划。

至于他的目的地,让我们猜猜:深圳,离工厂很近吗?还是投资者聚集在北京?

罗斯告诉思兴人,对我来说最好的地方应该是Xi或成都。

为什么硅谷的初创企业选择来自中国西部的程序员来带来新的冷皮、肉、馒头、牛肉、油和代码的组合?

不可忽视的一个背景是,中国软件工程师团队正在北京和深圳等一线科技城市之外快速成长。他们既包括传统的大学毕业生,也包括从装配线工人转变而来的软件开发工程师。最鼓舞人心的女工程师之一,孙玲,已经从深圳电子厂搬到了谷歌的纽约办公室。

只有一个纺织女工,杨玥,可以在一个妇女团体中开始她的职业生涯。然而,可以复制和“加速”的软件编程技术无疑为更多寻求新机会的国内人士打开了一扇更广阔的大门。

一方面是需求,另一方面是供应。如果中国“出口制造业”的时代正在消退,“出口脑力”的时代会到来吗?

鲍勃,沈阳程序员

很久以前,一名美国程序员发现了中国程序员的价值。

早在2013年,美国主要电信公司verizon就发现该系统长期以来一直拥有来自中国的访问记录,并怀疑该系统曾被中国黑客入侵。调查发现,地址在中国沈阳的员工“鲍勃”通过vpn勤奋地编写代码,在美国时区“九点到五点”彻夜未眠,受到最干净、最好的工程师的称赞。

进一步调查显示,真正的鲍勃40多岁,是美国办公室的一名老员工。他的日常工作是在youtube上看可爱的猫视频,在易趣上购物,刷红网、脸书和linkedin,5点下班。

真相大白:美国的鲍勃一年挣六位数,用他工资的五分之一把工作外包给沈阳的一家软件外包公司。他将rsa动态令牌交付给中国,允许外包商在工作日通过vpn访问公司系统,以帮助他完成工作。

尽管鲍勃没有逃脱被解雇的命运,但他实际上是一名具有资本主义视野和对跨境套利艺术有着深刻了解的员工。

前面提到的企业家罗斯选择中国西部的原因也是成本:如果是深圳和北京,成本会高25%。

罗斯经常用硅谷的流行语来评论时事,比如“垃圾进垃圾出”。“两全其美”是他对中国计划的总结。

美国大型企业和初创企业的It外包历史悠久。印度得益于语言便利和早期对信息技术产业的投资。it外包产业已经达到1000亿美元,也是国家的支柱产业之一。

企业跨国外包的原因都写在广告上:他们不仅可以获得高素质的外籍员工,还可以节省70%的劳动力成本。

有趣的是,曾经美国企业的外包目标是印度和其他以英语为主要语言的国家,现在中国工程师开始出现了。

负责辉瑞亚太区的软件架构师特洛伊·亨特(Troy hunt)已经与印度、中国和菲律宾的数十家供应商完成了数百个项目。他比较了这三个地方2015年的薪资数据,这与英国和美国的薪资数据大不相同。

印度和菲律宾都是以英语为母语的国家。然而,在这三个国家中,他仍然希望与中国团队保持合作,因为中国工程师素质高,办事灵活,附加条件少。但这必须是一个长期的合作,因为中国程序员不是很精通英语,而改变中国程序员语法的任务仍然太大。

他认为:“如果你热衷于技术而不关注中国的发展,那么你可能会错过未来几十年世界上最重要的技术创新和增长来源。”

资本总是飞向成本最低的地方,学过宏观经济学101的学生都受过教育:各国生产自己的产品,具有比较优势、全球分工和交易交换。两国都可以以更低的价格消费更多的产品,这对每个人都有利。

从从珠江三角洲进口的制造工厂到在中国内地崛起的外国公司的软件园,再到飞往西方寻找软件工程师的硅谷初创企业。

从纺织工人到装配线,全球分工的步伐已经到了“代码”领域。

硅谷企业的“东方秘密武器”

外包公司早就看到了这个机会。近年来,一些美国市场企业用来给别人惊喜的“秘密武器”是远在中国的工程师研发团队。

从盈利放大到新兴播客平台castbox,中国团队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特斯拉还在中国成立了一个研发团队。

变焦是今年在硅谷上市的一种罕见的盈利独角兽。招股说明书中披露:

我们的产品开发团队主要位于中国。与其他地区相比,中国的劳动力成本较低。

Zoom的招股说明书显示,它在中国的几个研发中心拥有500多名员工,约占其总员工人数的30%。从zoom中国的学校招聘信息来看,其研发职位分布在杭州、苏州和合肥。

根据招聘信息,zoom在苏州和合肥工程师职位的最高月薪不超过3万元,有些职位的月薪为14元。据glassdoor称,zoom硅谷工程师每年至少挣11万美元。

中国工程师在行业网站上讨论了zoom的工作环境,“合肥纯研发团队”,“zoom是合肥最好的团队之一”。主要原因是没有强迫加班或其他事情。"

在上一个财政年度,zoom在研发上花费了3300万美元,仅占总收入的10%。Zoom表示,如果他们不得不将产品研究团队从中国转移到另一个管辖区,他们可能会支付更高的成本,这将对利润率产生负面影响,并损害他们的业务。

有中国背景的创业团队应该首先意识到人才成本的差异。

在硅谷的一次创业分享中,播客平台castbox的创始人汪小玉谈到了她的两个中美团队。虽然像两个平行的世界一样,美国团队更有创造力,但中国团队具有更好的面向用户的操作能力和工作效率。

谷歌的年度开发者大会就在中国五一假期后召开。因此castbox让中国团队在五一期间额外工作,并推出了新功能,正好赶上谷歌输入输出的特殊显示到达世界各地的开发者。

然而,如果美国队被允许加班,这仍然是一个阻力太大的问题。

罗斯看到了中美团队之间的差异:“美国文化管理下的企业有自下而上的内部沟通,可以与好想法发生冲突。”

也有美国人领导中国外包团队比较这种差异:如果你给这些中国工程师看一块砖,告诉他们这很好,但我希望你能找到改进的方法。例如,它可以做得更耐用、更便宜。

两周后,中国工程师会联系你,问你,“我们需要做什么?”

然而,如果你给他们提供砖厂的建筑图纸,告诉他们建工厂,生产一百万块这样的砖,他们就能做到。

避免“印度陷阱”

在向世界派遣软件工程师的问题上,印度实际上做了最早和最大的工作,甚至成为“离岸外包”的同义词和国家财富的重要来源。

这是一种无法从产业链底部逃脱的资源和诅咒。

中国的科技企业去硅谷抢夺人才。他们想要的是一流的技术和经验。硅谷科技公司也瞄准了中国工程师,这似乎更多是因为“成本效益”。

对于一些在硅谷努力学习h1b并达到顶峰的中国工程师来说,能够拿着中国硅谷的大包来解决“职场父母不能两面兼顾”的问题并拥有更多发言权是两全其美的梦想。

然而,如果一个人的收入高于中国本土和劣势硅谷,从事非核心业务,也会让一些工程师“入不敷出”。

在这一轮产业分工变化中,软件开发的价值肯定高于装配线上的廉价劳动力。但是中国工程师能摆脱印度外包工程师的困境,脱离产业链的底部吗?

中国可能有不同的故事。

罗斯的中国之行似乎不是以低成本换取政策风险的最佳时机。

中国的工资成本也在一路上涨。但更有吸引力的是在中国市场筹集资金、研发、制造并销售到美国以外的广阔市场。

毕竟,中国已经走出了只有廉价土地和劳动力的“世界工厂”时代。中国正沿着产业链往上爬。华为200万美元的招聘博士生和其他人才的年薪计划提高了中国工程师的价值。中国的海外初创企业也在中国建立了更多的核心研发团队。

沈阳和吉林的工程师也在外包服务网站上发帖。他们的小时工资从30美元到40美元不等,约合人民币210元到280元。他们在当地已经有了不错的薪水。

越来越多的工业工人离开珠江三角洲的工厂,从装配线到程序员,实现他们的梦想。

海外科技公司正在从中国寻找人才,深入中国的二线和三线城市寻找人才,甚至是研发方向的人才。

我希望在全球分工体系中,每个人都能成为一颗小小但快乐的星尘。



上海十一选五投注 江西十一选五 极速飞艇下注




上一篇:十月的广州炎热夏天“超长待机”?冷空气安排上了,就在本周末
下一篇:中国电建捐建的乌干达军营医院项目开工建设